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dht.htm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上赌球论坛 >

风电后十年路在何方?

时间:2018-03-13 12:54来源:佚名 作者:网络采集 点击:

十年对于一个行业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拐点。如今,高速发展的风电已步入瓶颈期,风电企业绞尽脑汁“上山、下海、进军低风速”,不断盘活存量。但是,补贴的抽离、强烈的电价下调预期、“抢装潮”之后的业绩遇冷、艰难的“走出去”,面临这些问题的风电后十年,能否延续前十年的辉煌?

▷ 分散式风电——希望的田野? ◁

以2011年为分界线,我国风电发展从规模化集中开发,转向集中规模化开发与分散式开发“两条腿”走路,然而分散式风电发展六年之久却一直冷清,可见其开发难度之大。今年6月6日,国家能源局发文重推分散式风电,分散式风电一跃成为发展重头戏。

对重出江湖的分散式风电,不少业内人士起初认为其不能扛起风电发展大旗。但可喜的是,在2017北京国际风能大会(CWP2017)上,《能源》杂志记者听到了业界力挺分散式风电的声音以及解码分散式风电困境的良方良策。

业内人士认为,如今分散式风电已经迎来了发展的正确时间点:技术准备已经到位,南方的集中式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不管是从市场需求、行业发展,还是技术准备上都达到了这个时间点。

远景能源副总经理王晓宇博士在接受《能源》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五年前做分散式和今天不可同日而语,技术的变化之快,几乎每年都会有新的机型,有新的价格,新的度电成本出现。广大的南方低风速为整个中国的风电技术换取了一个发展的时间,同时也给了它自己能够不断提升的市场机会。”

对此,远景能源副总裁田庆军补充说,中东地区部分散式的资源很多是集中开发剩下来的优质资源,江苏、山东、安徽的某些地区风速能达到6m/s,这样的资源在集中开发中已经很难找到了,在这些地方开发分散式风电项目的整体经济效益还是可观的。

为解决环境保护、土地利用规划以及审批手续复杂等问题,应该让土地拥有者、附近居民以及各级地方政府等利益相关者从风电开发中得到好处,分散式风电才有可能大发展。

田庆军的观点是,中国有接近70万的自然行政村,如果有30万个行政村采用分布式能源来布局的话,市场空间将是巨大的。“一项政策执行的好坏,有没有生命力,往往要看看最底层的农村,离用户越近生命力越旺盛,也更符合商业本质。”田庆军在接受《能源》杂志记者采访时说道。他提出了一个畅想,把立在田间地头的风机,与当地进行20年的利益捆绑,“如果社会资本、农民、政府能够参与进来,以后核准的问题,用地的问题就都好解决了,收益也可以大家共同享有”。

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副董事长沈忠民在出席CWP2017企业家论坛时则表示,明阳提出了“普惠制”理念,即不管是开发商,还是供应商,能够真正把在整个产业链上创造的能源和消费者直接对接才是行业最终的出路。“我们要真正创造一个利益共同体,把消费者的诉求结合起来,才是真正的出路。”沈忠民呼吁。

此外,沈忠民还从风电融资的角度对分散式风电的发展进行了解读。他说,风电人必须接受光伏在股本和债务融资市场相对更受青睐的事实,“资产交易,风电的交易的频繁度、踊跃度,远远弱于光伏,风电行业必须创新商业模式,为本行业在资本市场重新树立形象。”而分散式风电的开发,关键因素是要创造化解风险的整体解决方案,从而将可能相对多元主体的分散项目在投融资层面上集约化,充分利用好社会资本。

另一方面,由于分散式风电具有对并网的负荷水平、短路容量和装机容量要求不高,度电成本低,占地面积小,投资规模小,建设周期短,收益稳定的优势,CWP2017与会专家提出,可以彻底颠覆开发商开发分散式的风电模式,将观念转变,“今后分散式开发的主力应该是民营企业”。

▷ “两海”战略——新的蓝海?◁

风机抢装潮过后,严重饱和的国内市场恐难再上演装机“神话”,风机销售承压。中金公司分析数据显示,国内行业竞争愈加激烈,预计2017年风机销售价格同比下降5%,销售毛利同比下降0.8个百分点。

面对国内风电市场的日益饱和,加之限电情况恶化,我国风电企业不得不面临“转型及如何转型”的拷问,寻求新的盈利增长点。在行业紧缩之下,海外市场成为一片提供市场弹性增量的新蓝海,国内风机厂商已加紧国际化步伐以释放产能。

以金风科技为例,其最新年报显示,2016年,金风国际新增开发容量440MW,同比增长151.4%。今后将加大对新兴市场如非洲、南美和亚洲等地区的市场开发,继续深耕澳洲、美洲市场。经过8年的海外耕耘,金风已布局7个片区,覆盖了6大洲。战略目标也从目前的8.37%,希冀迅速扩张至30%。

但是这一开辟弹性增量蓝海的骨头并不好啃,国际项目具有周期长、海外市场分散、单体市场狭小的特点,拿一个生命周期20年的东西去卖没有那么简单,进军海外市场之路的困难和复杂远超想象。除了对当地环境的不熟悉、认证及融资问题需要艰难克服。“海外生意的本质是业主、银行、保险公司,西方技术认证是需要第三方证明的,需要专家出证明,它们是大的认证机构,非常权威,获得认证的过程很难。”一位风电整机商海外项目负责人告诉《能源》杂志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