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dht.htm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上赌球论坛 >

绿色小水电站创建初探

时间:2018-03-13 12:20来源:佚名 作者:网络采集 点击:

编者按:自从2016年水利部出台创建绿色小水电意见以来,各省在生态流量监控系统、生态流量公示、生态补偿机制等方面上不断探索,取得了一些典型经验。在不缺电的当下,如何满足新时代人们对小水电生态的要求?如何优化管理小水电?如何政策创新,摸索小水电长效机制?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深入采访水电站绿色发展所进行的一系列有益实践,以飨读者。

中国能源网讯| 本报记者 苏南报道:2017年是水利部开展绿色小水电站创建的第一年,创建工作实行自愿申报、省级水行政主管部门初验、水利部审核、动态管理。由于采取的是业主自主报名,今年上报水利部评审的绿色小水电站大概有40多座。

“经过一年的摸索总结,12个省申报了绿色小水电站创建,首批绿色小水电站将很快公示。”水利部水电移民司水能处处长周双对记者表示。

据悉,参与首批绿色小水电站创建最多的省是陕西,今年优中选优,申报了9座。除了推荐上报绿色小水电站外,贵州省推荐了8位符合条件的绿色小水电建设评估专家上报水利部,为下阶段推进小水电绿色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此外,“全国3200多条中小河流水能资源开发规划修编完成,为农村水电规模、布局、开发方式和生态影响评估等提供了科学依据。”水利部副部长陆桂华在11月25日绿色小水电建设现场会上介绍。

生态与发展相得益彰

自去年绿色小水电创建提出以来,各地探索绿色小水电发展取得一定成效。

浙江省水利厅副厅长蒋如华介绍:水电工作重心由量的扩张转向质的提升,自2016年以来,已建成生态水电示范区24个,生态修复电站53座,修复河流24条,修复减脱水河段25千米,新建生态堰坝37个。“通过各种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示范区建设项目基本消除或缓解因水电站造成河道脱水、减水等局部河段甚至部分河道的环境问题。”

图为美丽的九峰水库。苏南/摄

在位于浙江省钱塘江上游衢江支流厚大溪上的九峰水库,记者看到,通过九峰电站生态机组尾水流出的水清澈见底,引入厚大渠和陈村渠,为下游两岸村庄农民提供生产生活及农田灌溉用水。

受益于厚大渠的浙江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厚大村村民谢丽君告诉记者:“这条水渠的水是村民们平日主要的生活用水。平时都在这里洗菜,水很干净。现在正是收获高脚大白菜的时候,洗好了腌制,几个月后吃,味道非常好。”

图为浙江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厚大村村民用九峰水库水洗高脚白菜。苏南/摄

浙江省金华市源水水资源投资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葛永明对记者说,金华市九峰水电站总装机6800千瓦,其中400千瓦机组为生态机组,主要功能为下游河道提供生态需水量及为下游两岸农村农田提供生产生活用水。

浙江省金华市水利局局长潘炉生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九峰水库建成后,将厚大溪防洪标准提高到20年一遇,改变过去一年多淹的局面,减少每年2000万元洪灾损失,直接保护范围为汤溪等3个乡镇,直接保护人口5.7万人、农田面积5.63万亩。”

图为浙江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厚大村受惠九峰水库的两岸农作物。苏南/摄

九峰水库只是绿色小水电保障人民生产生活用水的一个缩影。

在广西,按照“电调服从水调”原则,综合调度水量。如广西五里峡水库电站制定了闸门调度运行方式,担负下游10万亩农田灌溉任务和下游生态用水需要。青狮潭水库电站视漓江旅游通航情况及桂林市民饮用水需要,每年向漓江补水1.03亿立方米,有效确保枯水期漓江游船的正常通航,改善漓江流域水生态。

广西壮族自治区水利厅副厅长刘中奇介绍:“今年广西共实施了124个项目,其中河流生态改造项目58个,推动了52条河流实施生态治理。”

在陕西,宁可牺牲经济效益,也要保证生态用水。为保障渭河宝鸡市区生态用水,该省宝鸡峡管理局魏家堡等三座电站实行“发5(个月)停7(个月)”,“从渠首每天下泄不小于5立方米/秒的生态流量,每年减少发电收入近2000万元,财政补助仅600万元。”陕西省水利厅副巡视员李永杰说。

值得注意的是,各省在推进“民生水电、平安水电、绿色水电、和谐水电”中,生态文明与绿色发展相辅相成,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实现共赢。

生态与发展相得益彰的陕西,实行了水电、旅游、扶贫一体化开发新模式。“陕西省旬河镇安段水电开发与旅游、扶贫同时规划、同时设计,通过绿道将7级水电站(总库容2亿多立方米)形成的水面联通,形成水面景观串连木王森林公园、塔云山、云盖寺古镇等景区的旅游大环线,带动流域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和经济发展。”李永杰说。

陕西省石门水电站、鹅项颈电站库区分别建成4A、3A级风景区;泾阳县文泾水电站建成郑国渠风景区;胡家湾电站库区水面成为“引汉济渭”工程及陕南生态移民新村的水景观;宁强二郎坝、山阳猛柱山等水电站等正在建设水利风景区。

探索生态补偿机制

记者采访发现,各地探索绿色小水电发展的生态补偿机制各不相同。有的地方采取政府专项资金支持生态水电示范区建设,有的是建立生态电价机制。无论哪种方式,均离不开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重视。

绿色小水电站政府转移支付成功的案例是浙江。浙江省水利厅成立了生态水电示范区建设领导小组,主动与发改、财政、省治水办等部门对接,争取专项资金。金华市水利局会同市财政局建立了市级水库生态放水及放水后发电损益补偿机制,从2017年起对该市四座中型水库电站给予相应的生态发电损益补偿。

“每年补偿九峰水电站生态发电损益54万元。”葛永明说,2014年起,金华市政府将九峰水库库区纳入金华市饮用水源生态涵养功能区,每年给予生态补偿1000多万元,用于库区生态保护工程建设、绿色产业发展等。截至目前,已安排资金3500万元。水库蓄水以来,水利部门也安排资金400多万元,用于库区水源地保护、小流域治理、水土流失治理等项目。

与浙江采取直接财政补贴不同的福建,建立了小水电站生态电价机制。

福建省水利厅副厅长厉云说:“今年6月,省政府通过激励约束机制推动水电站下泄生态流量,已起草了《水电站生态电价管理办法》,近期将下发。该办法对落实生态下泄流量的水电站,给予生态电价奖励;对未落实或落实不到位的,给予生态电价惩罚。通过‘改、调、限、退’等处置方式,恢复河流52公里,改善河流生态107公里。”

针对生态电价机制,很多省水利厅相关人员表示,希望省物价局、发改委等一起研究推动鼓励政策,落实部分生态补偿资金,减少生态流量下泄阻力。

图为厚大溪上九峰水库生态流量监测。苏南/摄

“赴福建调研后我压力很大,目前湖北探索生态电价机制和专项资金支持的难度较大。”湖北省水利厅农电处处长戴柱新明确告诉记者,尤其是生态电价机制,牵扯到发改委、物价局、财政等多个部门,仅靠水利厅推进工作孤掌难鸣。

戴柱新表示,湖北省目前正推进全省范围内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督管理立法立规工作。刚完成兴山县坝式、混合式、径流引水式4座不同类型的水电站泄放监测设施试点建设。试点成功后,逐步将全省范围内100座生态较为敏感区域水电站纳入省级生态流量在线监测监控系统。

图为九峰水库装机400千瓦的生态机组。苏南/摄

私营业主申报寥寥

据了解,很多省份自愿申报创建绿色小水电的效果并不理想,大多数发电企业并不积极。有的小水电站由于建设时期久,受当时技术条件及相关要求等因素,设施陈旧,效益低下,难以满足水利部创建绿色小水电要求的生态流量;有些小水电业主不愿在创建绿色小水电等整治环境方面投入资金;有些早期建设的电站大多数没有通过竣工验收,后来才通过安全鉴定消除“四无电站”称号;还有的小水电基本条件材料只能提供间接证明材料,不能提供直接证明材料。

除上述硬性要求不够格外,“在没有鼓励政策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企业创建绿色小水电站的积极性不高”,成为很多省份私营业主不愿申报的最主要原因。

记者发现,40多座申报绿色小水电站的业主几乎全部是国营,申报数量与我国4700多座小水电站相比,申报比例犹如沧海一粟。

“全省推广绿色小水电存在一定困难”,绿色小水电创建工作任重道远。即便如此,很多省水利厅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研究规划了绿色小水电创建的中短期规划。如,贵州选取了28座基础条件较好、业主积极性高的农村水电站作为2018-2020年绿色小水电创建电站;云南省从2018年开始,力争每年创建10个以上绿色小水电站。到2020年,全省建立绿色小水电标准体系和管理制度。到2030年,全省农村小水电基本形成绿色发展格局;青海力争到2020年,分期分批完成全省37座绿色小水电站的创建申报工作……

无论如何,今年水利部开展绿色小水电站创建适逢其时,通过创建绿色小水电工作,通过典型试点,通过构建政府引导、企业主体,标准领跑、政策扶持的绿色小水电建设新机制,必将可以放大绿色创建叠加效应。

正如水利部水电移民司副司长邢援越表示:“明年水利部将继续创建一批有影响的绿色小水电站,力争2018年再创建200座绿色小水电站。”

记者手记

顶层设计仍需加强

水利部提出创建绿色小水电工作是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最好的实践,是如何优化管理小水电的有益探索,是充分发挥小水电保护生态、节能减排、惠民富农的新思路,更是人水和谐的必然选择。

水利部的这项工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小水电建设工作理清了思路,明确了重点,指明了方向。不过,采访中记者发现,地方领导重视创建绿色小水电工作的,推进的就快,反之不重视这项工作的省份推进就慢。

由于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福建、浙江等省已形成特色的小水电生态修复工作机制、方法。尤其是福建,经过不断探索实践生态电价机制,试点经验可操作、可复制、可推广,为该省今后继续推进绿色水电站发展提供了范本。

笔者以为,小水电补齐生态蓄水短板要在提高小水电发展质量上下功夫,不是简单退出,更不是完全退出历史舞台,而是要在根本上实现小水电健康持续发展。可以说,绿色小水电创建工作为小水电转型发展提供了新思路。

不过,从申报绿色小水电创建的数量来看,自主报名的屈指可数。究其原因,一是,由于缺乏强有力的激励政策和资金保障等顶层制度设计,导致电站业主创建积极性不高;二是,很多地方水电监管权属不清,小水电分属工信、能源、水利等多个部门,单靠水利部门推动难度较大;三是,小水电站普遍效益不高,不愿在创建绿色小水电等整治环境方面投入资金;四是,创建过程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性材料,费时费力,小水电业主不愿意投入精力来做;五是,地方政府和业主对创建重要性和意义认识不高,认为创建不创建对电站没有影响;六是,有些计划申报的老旧小水电站由于历史原因绝大多数没有通过竣工验收、环评等,而不能申报。

笔者以为,深入开展绿色小水电创建,首先,需要健全工作机制,在组织发动上下功夫,成立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参与的绿色创建工作领导小组,将绿色小水电创建纳入各级水行政部门水利工作考核范畴;其次,各地政府需要在研究出台相关的鼓励政策上下功夫,激励企业参与创建的积极性;再次,广泛宣传绿色小水电创建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使小水电行业逐步形成自觉创建氛围。

总之,绿色小水电创建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小水电企业要与政府部门密切配合,其组织措施、激励政策、考核评价、宣传教育等都要跟上。如何满足新时代人民对生态需求、景观需求,还需要各地方政府开拓新思路。